清玖以解悠

正太赛高~少年赛高~

夜宵

知道日向会腌梅子后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
全文第一人称注意

      月色被纸门隔在外面,只有几缕清冷的光线透过缝隙洒在榻榻米上。
      我是被饿醒的。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在肚子上新多出几块肥膘和彻夜难眠这两个选项中挣扎了一会儿,怀着壮烈的心情从被窝中爬起来,从柜子中扯出一件羽织披在身上。
      感觉自己不用咪酱喂就已经胖了T_T
      我很少让大家在夜间出阵,因此很少有刀剑这个时间在本丸里乱晃悠。哦,除了那只白的反光的鹤。
      那把太刀小心翼翼地蹲在粟田口居室的门口,应该是要搞事情。下一秒,纸门被拉开,鹤球与脸上挂着和善微笑的蓝发付丧神对视一阵后,目光扫到被其握在手中泛着寒光的本体,摸了摸鼻子。
      我几乎已经能想象出明天一期尼在手合场上用四十米长大刀将鹤丸砍翻在地的英姿了。
     

      一路轻手轻脚走到了厨房,借着明亮的月光拿起了刀,我才意识到——我根本不会做饭。
      所以说我挣脱被窝美人的怀抱和冷风卿卿我我这么久还是被现实一刀击碎了所有的臆想吗……
      “……主?”
      自身后突然传出的声音将我吓到手抖,而手上的菜刀也脱离了掌控预备着想要做自由落体运动。
      h=gt^2/2是吧,那它还有多久会砍到我的手呢……等等我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想起这个(ノ=Д=)ノ┻━┻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一只手稳稳地接住了本该砍在我手上的刀。嗯,纤细修长的手与我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并不大,应该是短刀?
     视线顺着白皙的小臂向上移,掠过酒红色的衬衣短袖,看到了一张精致的少年的脸。奶金的短发柔顺地垂在脸旁,两侧各有一束黑色流苏轻晃;蓝紫色的眼睛被白羽般的睫毛托住,衬得胭脂红的眼线分外艳丽。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我竭力压制住想要扑向少年的手,放轻声音和他打招呼:“晚上好啊日向,这么晚在这是要做什么吗?”说完我就想给自己一拳,先来这的人明明是你才对吧……
     所幸日向并未发现这个问题,一边把菜刀放回原处一边用清澈的少年音回复:“刚刚醒来时忽然想到今天主说想要吃梅干,就过来厨房想要找器皿做一些送给大家。结果刚过来就……”
     日向忽然捧起我的手,动作轻柔地检查起来。确认没有伤口后松了口气,有些情绪低落地垂着眼睫:“非常抱歉,主。”
     小天使伤心了(ノ ○ Д ○)ノ
     在我找到能叉开的话题时,被冷落许久的胃发出了抗议声。
     在我窘迫不已时,日向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眼中闪烁着光:“主这么晚到厨房一定是因为饿了吧,我可以为主做夜宵哦。”
     “别啊这多不好意思……真是谢谢日向了,不要做太多哦。”
    

     哎?是乌冬面?“日向会做这个吗?好厉害!”我看着自己面前热气腾腾的面,发出由衷的赞叹声。蒸汽和着香气钻入鼻腔,但与平日里吃到的不同的是,在面上浮着几颗看起来令人食欲大振的新鲜梅子。
    看起来和他本人一样可爱。
    “虽然比不上烛台切先生做的,但是,还可以下口吧,主?”
    日向看起来有些紧张,宝石般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我。
    就像是做出饭菜后等待丈夫评论的妻子呢。我忽然没由来地想到了这句话,接着被自己逗笑了起来。
    “很好吃哦,真是谢谢日向了。”

    “感觉自己已经是条咸鱼精了……”——虽然很饱,还是在小天使的注视下吃完了乌冬面,以致回房间后再也没有睡着,第二天困到死的婶
   

第一次发文,码完后觉得ooc的厉害,还是发了上来。日向他真的太美太可爱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ω・。)ノ♡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