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玖以解悠

正太赛高~少年赛高~

拂晓(1)

*小日常,大概温馨治愈向。尝试让画风变欢脱。

*cp为审神者x日向正宗,其余皆为亲情/友情向。
   第一人称注意  小学生文笔

*  至于标题……我是个起名废_(:з」∠)_

     本丸的冬天并不是很冷,但分外畏寒的我还是缩在屋里的火炉旁不肯出来。
    粟田口的短刀们在庭院中打雪仗,光洁美好的腿部裸露在外,只是看着就让我直打哆嗦,异常想要将他们全部拽进屋里套上厚厚的衣服……当然我绝对不会趁机对他们的大腿做什么,毕竟前几天刚刚收到了来自一期一振的和善凝视。
     每年的冬天,在北方长大的我都被冻成狗。一来二去就没了多少对雪的兴趣。
     但他们不一样。作为人身来接触雪,是一件很新鲜的事。
     于是现在,我正心情大好地看着被绑住手脚的鹤丸,盘算着怎么说服日向帮我把他装进短刀们堆好的雪人里。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眨着鎏金般的眼睛,不安地扭动着身子,“没想到主上竟然这么残忍,我做错了什么吗?”
     “……你比我白。”我想了许久,又蹦出一句:“在雪地里看你,我雪盲了。”
     “可日向不也……”鹤丸据理力争,我眯了眯眼,挖起一团雪塞进了他脖子里。
     直到听到近侍的呼唤,我才解开了绑着鹤丸的绳子,看着他又瞬间活蹦乱跳的与雪景融为一体。
    
     我将日向递过来的暖茶捧在手中,一边盯着他的脸思考问题,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日向的脸上少了点什么。日向被我盯得发毛,不安地问是不是很冷想要再添加衣物,我看了看将被子围在身上的自己,想着抱着日向应该更暖和一些,并果断拒绝了这个提议。
     这个问题一直持续到我派遣第三部队去远征。彼时我抬头看着太郎太刀,想着“天哪我的脖子要断”,目光突然扫过了太郎眼角的红妆。
     啊,原来内番的时候日向卸妆了么。
     脑中忽然冒出让日向直播上妆的想法,但立刻自己否决。
     才不要,即使本丸穷到让AWT48出道也不要让嫁刀直播。
     我笑了起来,日向歪头看着我,黑色的流苏一晃一晃。我伸手去拨弄,他便朝我这边靠了靠。
     这样的冬天也不错呢。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