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玖以解悠

正太赛高~少年赛高~

拂晓(2)

*小日常,大概温馨治愈清水向,尝试让画风变欢脱。文笔渣。第一人称注意避雷

*cp为日向正宗x审神者,其余皆为亲情/友情向

    也不知他们是从哪里听说的,今天一早,就有付丧神跑来向我询问月全食的事情。虽然都被日向以我在休息为由截了下来,但我依然在日向压低的劝阻声中醒了过来。
    “日向。”我轻敲着纸门呼唤他。
    “主人,是有需要我帮忙的事么?”虽然看不到,但我依然能想象出少年单膝跪地的乖巧模样。
    “麻烦你去和他们说一声,我很快就到。”
    日向应了一声,靴音渐远。

    还没有来到大广间,我就听到了略显嘈杂的谈话声,其间夹杂着不少魔性的笑声,我甚至听到千子“huhuhu”地笑着提议大家一起脱的声音。“难道脱之后会有幸运的事发生么?”我浑身一颤,发挥出初中体育考试八百米的速度将跃跃欲试的物吉拖至身后。
    “千子姐姐你这样会被时之zf查水表的啊!”我痛心疾首的大喊。
    大广间内瞬间安静,付丧神们统统看向了这边。千子也把目光看向了我:“主上也来脱吧,气氛一定会高涨起来的huhuhu”
    “不要。”我果断的拒绝。

    大家,都很开心呢。我看着一期一振带着宠溺的笑容抚摸着兴奋的弟弟们的头;爱染兴高采烈地提议举办祭典,并与萤丸试图将歪在地上的明石拉起来;小夜好奇地向两位哥哥询问是否见过月食的场景……
    唔……日向呢?
    四下张望着,我看到了与毛利交谈甚欢的日向,经过相处,他们已经不会像刚开始那样尬聊了。直到现在,回想中那尴尬的场面依然历历在目。
    真好啊,日向。在正宗派其它刀实装之前不会太孤单呢。在给几位平安京老刀送去冬日的温暖后,我向本丸的大家询问:“一会我要和日向去万屋采购物品,有什么需要我们带么?”

    “是要去采购物品么?明白了,算账就交给我吧!”回想起日向的语气,我不得不把露出傻笑的嘴角压下去,以免被别人看做神经病。正在嘱咐日向拎东西的时候小心点,一回头就看到了一位正躲避着想要揪自己发尾的审神者的大和守安定。那位审神者一个踉跄,就被大和守抱在怀中。“下次再这样做就吃掉你呦,小猫咪”,看得出来,这样说着的大和守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
    是恋人么?
    “主人,要回去喽。”日向提醒我,我收回了目光。
    一路上,我低头看着日向的高底靴,想起刚才见到的审神者,压抑感从心脏扩散开来。
    日向正宗是我的嫁刀,从他第一天来本丸起,我就这样认定了。但这个想法,我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包括日向在内。
    我很害怕,如果说出来,可能连现在的这种平和都维持不了。
    下意识得抓住了日向那只空着的手,日向停下看过来,剔透的蓝紫色眼眸中盈满关切“主人是累了么?可以休息一下哦。”
    日向的黑色手套将我们手上的肌肤隔开,温度也无法传达。
    我轻轻松开了手:“没关系,快点回去吧,不要让本丸的大家担心。”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