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玖以解悠

正太赛高~少年赛高~

拂晓(3)

*小日常,大概温馨治愈清水向,文笔渣。尝试让画风变欢脱。第一人称注意避雷

*cp为日向正宗x审神者,其余皆为亲情/友情向

*本章算是补上在学校没能陪刀们看的月全食

望食用愉快【比心】


    从万屋回来后,我迅速调整好状态,以免个人情绪影响到本丸的大家。
    嘛,就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太坏……似乎?我瞟了一眼身旁【尝试写各种计划书】的日向,开始质疑这个想法的可实施性。
    ……嫁刀沉迷工作怎么办?在线等有经验的同事解答,挺急的。
   

    很快,晚上到了。
    悬在空中的月被一点点吞噬,整个世界像是在逐渐堕入黑暗。在一众付丧神的惊叹声中,血色爬上了被隐去的那一部分月亮,不多时,空中呈现出一轮看起来诡艳至极的血月。
    我下意识得看向了三日月。
    容姿端丽的男子仰头望着天空,嘴角轻轻勾起,眼眸中的新月与天上之月相辉映,绀色狩衣上的纹理曲折,一如他身处的历史洪流。
    “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我低喃出声。
    也不知是否听见了我的话,三日月转头与我视线相交:“哈哈哈,小姑娘,到我身边来。”
    我在他身边盘腿坐下,还没有说上一句话,就感觉到了来自头顶的轻柔抚摸。
    “姬君是个认真的好孩子呢,但偶尔也要休息一下。虽然老爷爷我不擅长照顾别人,不过倾听姬君的烦恼这一点,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被他看出来了吗?我一怔,呆呆地接受来自三日月的摸头。
    说实话,在很多时候,我是真的把三日月当做可以依靠的长辈来看待的。当初,在无数次得到骨喰的“别碰我”之后,觉得自己被骨喰讨厌的我直接在三日月的询问声中“哇”地哭了出来,并且用眼泪鼻涕将他的衣服蹂躏的乱七八糟。在第二天去向他道歉时,就得到了“哈哈哈……没关系呦,我可以把这当做skinship吗?”这样的话。
    因为太具有包容心而显得脱线的平安京长辈,这是我对三日月的看法。
    但是……在情感方面向他倾诉……总归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啊……
    思及此,我以头蹭了蹭他的掌心:“我没关系的,谢谢关心哦,爷爷。”

    接下来,不知道是谁起的头,等我拿着咪酱做的牡丹饼回到庭院中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讲怪谈了。
    “如果是主命的话……”长谷部一脸复杂地从我手中接过盛有牡丹饼的盘子。我想了想,轻轻拍了拍他的头,穿过突然出现的樱飘雪,直奔向日向。

————————————
昨晚做了个梦,似乎是因为时之政府的失误,只有我家的日向是女孩子【双马尾诶】然后我借着都是女孩的名义天天对她上下其手……一起去参加时之zf的聚会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被另一个男审给绿了【?】就对女体的小日向说了很过分的话,偏偏这个时候有旁白,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她的嘴唇轻轻启开,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终于没有出声,只是眼泪不断顺着脸颊淌下】,但是我很生气地转身就走。然后有回忆说本丸的后面有一汪一到夜间就会传出钢琴声的潭水,我刚刚走到那里,三日月就突然出现让我快点离开这里。刚跑了几步就被绊倒在地,回头看发现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回男孩子的日向扣着我的脚腕把我往回拖……
这都是些什么鬼啦!!!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