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玖以解悠

正太赛高~少年赛高~

拂晓

*番外系列完结。老掉牙的失忆梗。甜向

*大概是本篇时间线的一年多之后。恋人关系已确定。提到本篇最近只想制作玻璃渣,妄图通过番外拯救自己的少女心

*cp为审神者x日向正宗,望食用愉快【比心】

*希望各位审神者能和自家的嫁刀度过一个快乐的情人节~~~

    少年自从进来后就拘谨地站着,我拍拍沙发:“站着多累啊,快过来坐下吧。”
    闻言,他抿了抿嘴唇,轻声说:“……身上被淋湿了。”不知为什么,我硬生生从中听出一股子幽怨。
    我用力摇了摇头,把这个奇怪的想法甩出去后向他提议:“穿着湿的衣服会着凉,你可以先去洗浴,我去给你找件衣服。”少年像是有些惊讶,微微睁大了漂亮的眼睛,我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种话由我说出来有多不合适,当即尴尬得僵在原地。所幸他只是垂眸略微思索,又复抬眸,眉眼弯起:“多谢,您真是位善良的人呢。”
    在我的记忆中,被人夸赞善良,这是第一次。脸上的温度不正常的升高,我一边站起来快速走向楼梯,一边提醒少年:“向前走,右拐,走廊尽头就是浴室,靠墙储物柜里从上向下数第二层有备用的浴巾。”
    在少年应答后,想象中鞋底叩击地面的清脆响声并没有传来,我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少年还停留在原地,与我视线相对后歪头笑了笑,在轻晃的流苏的掩映下,被白色睫羽托住的蓝紫色眼眸如同温柔的夜空。
    我回头飞速地冲进了房间。
   
    扑上柔软的床,我捂住脸哀嚎起来。真是……太没出息了……我一边唾弃着自己,一边在衣柜中翻找起来。
    咦?那个是……
    抽出的是一个礼盒,礼盒看上去很新,应该是近期添进来的,打开礼盒,便看到了红色的布料。将它搁在床上展开,我才发现,这是一件敞肩短式和服,红色锦绸质地细腻顺滑,灯光下可见隐在衣摆与袖口的梅花纹饰。
    在赞叹着这件美丽和服的手感的同时,我疑惑起来,这明显不是我的尺寸,难道是送给别人的?不知为何,脑海中回想起少年身后垂下的印有梅花的宽大带子。
    不如……就让他换上这个吧。

    站在浴室门前,我能够听到从里面穿来的水声。捏捏滚烫的耳朵,我屈起食指扣了扣门:“衣服已经放在门前的凳子上了,一定要换上啊。”
    隐约中听到了少年的轻笑,回应的声线似乎也掺上了愉悦:“嗯,劳烦您了。”
    “您的住所是二楼第三个房间。”被少年影响,我说话也带上了敬语,浴室内有了片刻的停顿。
    “……明白了。”

    室内一片昏暗,自窗外透进雨声。从梦中醒来,我睁开了眼睛。
    哦呀,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呢。
    扣响了他所在房间的房门,在没有得到回应前便扭动门把推门而入。如意料中相同的,身穿和服的少年坐在床沿,惊讶的看着我。
    啊,果然,穿上之后和想象中一样可爱。感受到我的目光,少年有些不自在的揽住肩膀,“您……”下一刻,少年睁大了眼睛。
    注意到日向身体的僵直,我轻抚着他的脊背,缓缓舔舐他的嘴角。很快,他放松起来,主动将我们之间的距离拉的更近,加深了这个湿润的吻。
  
    突然,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清晰传达过来。我和日向皆是一颤。
    “闺女!爸妈回来啦!你在哪呢?”

———————紧急关车门———————
番外中,婶婶因头部受伤被时之zf送往现世救治,然后理所当然得失忆,作为近侍的日向在征得zf同意后被送到现世找婶婶。
嗯,是个小日向拐婶婶的故事呢【大雾】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