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玖以解悠

正太赛高~少年赛高~

拂晓(4)

*小日常,大概温馨治愈清水向,文笔渣。第一人称注意避雷

*cp为日向正宗x审神者,其余皆为亲情/友情向

    凭借短刀极高的侦察,还没等我靠近,日向就转过了头。想要吓他一跳顺带吃点豆腐的计划落空,我摸了摸鼻子,在他身边抱膝坐下。
    不远处,鹤球一身白格外显眼又瘆人,一双金灿灿的眸子中摇曳着烛光,粟田口短刀们聚在一期一振身边,不时发出惊呼,倒是药研淡定地双手环胸,偶尔推推眼镜;温柔的哥哥们环住怀中的弟弟,或是拍拍他们的头;没有兄长的sada酱与物吉坐在伊达组中,我投去了相当愧疚的目光。
     我与好奇心搏斗着,强制性的不让自己去听那些活了成百上千年的付丧神讲出的怪谈,日向倒是很专注的样子。从我的角度看去,少年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一双蓝紫色的眼眸微眯,在讲到一些情节时,睫毛上下忽闪的频率会突然减慢,像是停驻在花蕊上的素蝶。
    “不会感到害怕吗?”我轻声问他。
    “毕竟有一些已经听过了,现在又是和大家在一起,”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日向反过来问我:“主人呢?”
    在要不要维持自己作为审神者的形象这个问题上犹豫了几秒后,我诚实的回答:“现在还好,但一等到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会感到害怕。”
    “唔……但在本丸里主人很少一个人吧,所以不用太过担心哦。”日向像是在寻找解决方案一般思索片刻后,说出了安慰的话语。
    “……好像是这样……”不小心瞥到日向短西裤下的腿部,月色下的肌肤显得白皙而美好。大脑一瞬间放空,我下意识给出了模棱两可的回答。

    不,不是这样,起码要有八个小时我是一个人呆着的。
    黑暗的和室中,我静静的躺着,在这个时间,本丸的大家应该都已熟睡。周遭的空气像是被凝固住,压的我有些呼吸困难,听不到任何动静,耳边回荡着自己的心跳声。我数着自己的心拍数,比平时要快,放在少女漫里这一定是非常棒的恋爱前奏——可惜这不是少女漫。
    笑面青江在赏月会最后唱的数妖歌效果真是好到爆,让现在的我好好理解了什么叫做余音绕梁。克制不住的回想起从前听过的怪谈与看到过的画面,我闭上了眼睛又睁开。
    僵持了一会,我决定打开灯。
    这就很要命了,距离我最近的一个开关至少要走四五步才能到。
    又犹豫了很长时间,或许也很短,在来的莫名的恐惧下,时间是很模糊的概念。
    掀开被子,起身,跑出,在墙上胡乱摸索,印象中的凸起并没有出现。
    我觉得自己真的要哭出来了。慌乱中向房门跑去,下意识的喊出了不知是谁的名字还是咒骂的话语。
    我的手快要触碰到房门的一瞬间,门被人拉开了。在发出短促惊呼的同时,拉开房门的人立刻将我护在身后,似乎握着什么的右手迅速朝和室内举起。
    是日向。我松了一口气,明显感受到了心脏的剧烈鼓动。
    以短刀的夜视能力,日向应该很快确定室内并没有时间溯行军或者其他具有威胁性的存在,这才将本体收回刀鞘,转过身看着我。
    “主人,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日向穿着睡衣,赤足踏在走廊上,头发有些凌乱,一看就是听到动静后立刻冲过来的样子。
    出于私心,日向是唯一一位居室在我房间隔壁的付丧神,这也是他能听到声响并迅速赶过来的原因。
    “抱歉……打扰到你了,我只是被自己吓到了而已。”我局促地双手交握,这么冷的天,日向光着脚站在地上一定很冷。
    “没关系的。倒是主人,真的不要紧么?您刚才一直在呼唤我的名字。”
    唉?原来我喊出的是“日向”吗……
    “大概在刚才害怕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日向吧。”我朝他笑了起来,然后打了个哆嗦。我也只穿着睡衣,凉风一吹才后知后觉的感到寒冷。
    不知为什么,日向似乎有些茫然。本就精致的脸,又配上的了这样的表情,显出一副惹人疼爱的呆萌来。
    强忍着想要狠狠揉弄这张脸的欲望,我理了理他额前柔顺的发丝:“好了,日向也快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进行近侍的工作哦。晚安。”
    “晚安……我帮您关上灯。”
    我钻进被子,盖好,看着等待我说出关灯的日向,忍了又忍,终究是没忍住。
    “那个……日向……”
    “主人?”
    “其实,我还有点害怕……可以、可以一起睡吗?”
    “……”
    “我、我会再铺一张床铺的,所以……可以吗?”
    最怕空气突然寂静。
    ……果然太唐突了啊。
    我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想要道歉时,日向忽然侧过脸,我能够看到红的通透的耳垂;垂在他身侧的手紧了紧。
    “……好。”

评论

热度(10)